NIJIANG_

「你似皎洁隐月,我如轻柔春风」

按一个白嫖的角度来说。

幸福就是被自己喜欢的劳斯翻牌子。

按一个写手的角度来说。

幸福就是有着人关注你,看着你,爱着你。给你提供动力。


超丑的原创quq(丑哭我自己)
比例崩,上色废,手脚画废了解一下?(´இnஇ`)
是张摸鱼∠( ᐛ 」∠)_(给别人的生贺)

秀秀很好,她现在也许抓着朋友暴躁着,也不忘安慰我们。
静观其变。
渣反女孩永不认输!!!

【渣反(冰九)】饮三茶

一发完√

大概是短篇(?

今天我们来试试虐冰哥√

也可以算为我对冰哥人设的理解(?

这文写得贼辣鸡,也许容易让人看不懂(?

依旧文渣,食用愉快,欢迎捉虫♡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洛洛河此生只饮过三次茶

一为他初入静峰时授沈九之师茶。

二为离无间深渊重上苍穹山时,在清静峰竹舍里饮沈九之茶等候他人。

三为沈九死,他独自一人在沈九尸前饮茶。

无一丝甘。

(一)

能入清静峰之主沈清秋门下,洛冰河是很“幸运”的。

清静峰很好,满山皆可见翠竹。

似一光,重新照亮了洛冰河的心房。

他满心真诚递向沈九的拜师茶,那时洛冰河手还微微颤抖着,掩盖不住的兴喜。

但,他那真心亦于那时,也一隙碎了。

茶是烫的,烫得令人发冷。

他未想到沈九会把那茶,毫不留情倒下,烫茶顺着他的额,缓缓滴流。

直冲洛冰河。

洛冰河不明,洛冰河质疑,洛冰河屈。

沈九只留给他一杯烫茶和一冷眼,走而了之。

留洛洛河一人屈着跪在厅,他未落泪。他想之定是自己有哪点错而惹怒自师尊。

茶流到他之嘴角,入了他微张的嘴唇——茶是苦涩的,本应甘中略带苦的茶,洛冰河硬是觉这茶越苦起来。

他也跟着苦涩。

却不料,这只是个开始——凡人皆看他不顺眼。洛冰河只得一人承受痛,边把自己已支离破碎的心给一次次粘好。他依旧信着,凡事皆是他先不对。

后,他被沈九逼下无间深渊时,才明,其命如此是,人皆不喜他,洛冰河只得屈所盖。

那是他在入清静峰以来第一次落泪,也即是最后一次。

苦中苦。

(二)

洛冰河可从无间深渊生还,只因执念。

时间一晃,五年皆去。

他欲找沈九问个问。

“为什么?”

洛冰河已不如当年,沈九却未变,依是青衣折扇,面容冷漠。

谁知他内心是如何。

洛冰河自然坐在沈九竹舍里椅上,手中一青瓷茶杯,内有清静峰出了名之茶。

“洛冰河,你不是死了吗?!”

明帆惊呼。

洛冰河瞟了眼那人,也未变,还是那一副自以为是,尖嘴猴腮的样。

他对面的,不止是沈九,而是众人。

但他洛冰河还是孤身一人,也无怪,从未有过人站到他这边。

他不甘心,内心一股莫名怒火燃起。

他抿了口茶,却没抿出当年拜师茶之味。

非麻则无——茶如胡,麻到味蕾,麻得辣舌。

怪,茶本无麻味,可洛冰河却尝出。

“敢一人擅闯苍穹山,何意?”

“无意,若打扰了各位师伯师兄们,那冰河致歉,我来只为一人——沈清秋。”

沈九面沉似水,看不出多之神情。

怕是内心已将洛冰河咒了个遍。

后来,洛冰河不欲回思。

他只记己把沈九强制带回魔宫。

整个人都是麻木的,耳边似还有苍穹山人之诟。他不理,且一群可有可无之人罢。

他终不明那茶所味,何为麻?

只得心麻而味蕾齐麻。

他记得沈九致死前给他说过一话:

“小畜生,你虽不明,可已为行尸走肉,你活着的目的都未弄清,麻木而罢,你怎不速死?”

难为青衣渡我。

当然,这是后来之事了。

(三)

沈九死之,洛冰河虽面无多波动,可内心还不禁一丝凄凉。

“你就这么死了?这可不行啊沈九,就这么死,你倒想得简单。”

洛冰河却狠毒不起了,沈九死前那话还围绕着他,堂堂魔君,竟因一话而思虑万千。

可叹。

沈九在洛冰河心中地位如何,他不知,至于洛冰河心里可否有过那人,他也不明。

沈九的死,是令他没料到的,四肢已去,舌头已矣。地牢只可他洛冰河一人入。

沈九还有什么能力去死?

有什么资格死?

“一人一心向死,则万人也挽不回其心。小子,你应明白的。”

洛冰河依冷眼看着沈九之尸,不欲理梦魔之言。

梦魔无奈这小子,明明一个高众人多等,能力逆天的魔君,终过不去沈九这坎。

洛冰河去拿了两茶后又回到沈九其尸前,以茶代酒,一茶从沈九上方倒下,似许久年前沈九对他那般;一茶则当酒,一杯下肚,洛冰河砸吧下嘴,面容不改。

这茶叶是之前从清静峰那拿走的剩货。

如今苍穹已灭,清静峰已烧。

不知这茶何味,洛冰河尝不出来了。

反正无甘味则对罢。

而心却不禁有股酸。

若那人还在,定会冷笑着来一句:“这茶,你这畜生是永远喝不出真正味的,毕竟你只是个连自己活着为什都没弄清的畜生。”

确实如沈九所说,洛冰河他啊,是喝不出其真味的。

洛冰河活着为了什么?

为了美色?为了权利?还是地位?

其实答案早已浮现,只是他从未去了解罢了。

洛冰河此生只饮过三茶。

三种非同其味,三种非同情感。

而三茶都有个共同点,是属于沈九的茶。

三茶之味所变换,如洛冰河对沈九之感所变换。

爱亦可,恨也罢,人已不回,茶味依无甘,无人真渡我,只留茶之所思,味所多变,如对那人之感。

苦涩,麻木,心酸。

青衣已去,带走茶中唯一其甘,令一魔君,陷入三味里,不知如何脱身而离。

沈九如茶,给了洛冰河其三感,到最后,茶尽,甘也未来。

为青衣之人断茶,终日美酒美人相伴。

人们尽说洛冰河是个人渣,忘恩负义,虐待其师,无心无肺,溺入温柔乡无法自拔,待他人手段极其残忍。

却不知他啊,绕一人,饮三茶。

一份可悲的感情而已。

咩,有人陪我玩玩吗。∠( ᐛ 」∠)_

写手弃坑的原因

真实。


白飞飞飞!:

我大概是21懒癌入骨太太们太优秀动不了笔了


转逝转世:



没错,就是这样的。








皮喵:













日常沙雕x
我妮酱沉迷做沙雕图无法自拔,快来个人打醒我x

【渣反(冰九)】感染式慢性白化症(6)

   强调一次。

   此文结局he!

   这章因是我极速码的,质量…唉。quq(本来我写了很多,结果手贱全删x)

   我想尽早结束这个系列x

   预计还有两三章完结√
  
   这章特特特辣鸡,不建议看!!!

   食用愉快,欢迎捉虫♡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许是因为太专注于自己的思想中,至于洛冰河不知觉间出现在了他后面,沈九亦未有所察觉。

“没想到啊,师尊。”

那人的手轻柔按压住沈九发酸的腰,麻感刺激着沈九。

若沈九此时回头,定会瞧见洛冰河那神情复杂到极致。

洛冰河也不知自己为何要对沈九这所“恨”之人露出如此眼神。

许是因为可怜?

他本以为沈九是个养尊处优的贵人,结果与自己的所想截然不同。挺惨的。

意味也不同。

也难怪沈九这人如此不近人情,毒蝎心肠。

“你这畜生在可怜我?”

沈九发哑的声音略颤抖,他把腰上的手无情甩开。洛冰河刚才的语气令他十分不爽,甚至略些想发火。

沈九讨厌别人可怜自己。简直虚心假意,令人作呕。“可怜”二字在沈九的心里只得算是别人对自己的另一种嘲讽——是个讨人厌的贬义词。

洛冰河可怜自己?沈九一想到就不禁心疼。

洛冰河见身前此人的如此不知好歹,也不恼火。这人好不容易说了句话,忍住…

洛冰河把沈九额前碎发抛到他耳边。

沈九感觉到了耳边传来瘙痒,把身后人一推。又没了什么动作。洛冰河越靠近他,他越是不安。

这一推的后果,洛冰河立马不耐烦了。

别给脸不要啊…沈九…

洛冰河还有很多事需处理,来看这沈九的梦境并非他自己意愿,而是被强迫性地卷入这回忆里。

碰巧罢了。

天魔血又被洛冰河催动了起来。沈九本就元神不怎么稳,整个人都欲倒似的。内心的恐惧感又蔓延开来。

他想起了洛冰河催动天魔血后就离开那次,他绝望了,最后还是他自己疯了般撞墙,强制自己从这梦境中醒来。

奈何现实中也是如此这般。那段近把他逼疯的时间,对于沈九来说,很长,很难受,很绝望。

沈九如今可不愿再受这么一次。

“洛冰河…”

沈九发颤抓着洛冰河的衣角。

“怎么,师尊不是反应变迟钝了吗?如今被这天魔血所折磨,又不迟钝了,真是怪了…师尊,你说,如果让天魔血再强烈些,你的迟钝会不会就好了?”

然后你还是那个一身傲骨的沈九。

洛冰河嘴上虽如此说着,心还是抽痛了下。

那人身体摇摇欲坠,梦境也在一点点坍塌,周围的一切开始四分五裂,似碎玻璃。

“你他妈,真是个畜生…”

这声音轻得如无。

真是败给这人了…

洛冰河压下烦躁,止住天魔血,伸手去扶住沈九。给他一个支撑点。

没办法,谁让沈九毫无预料地进入了洛冰河的心,成了洛冰河永远的光。

即使这光从未照亮过他,反而一次次刺激他的心。

这次沈九没有和洛冰河对着干了。不知是怎的,也许是因太难受了罢。

洛冰河把沈九往怀里拉了番,很小心翼翼。沈九垂着头,看着洛冰河起伏着的小腹。

入洛冰河眼的,只有沈九的黑白发丝交错着。

洛冰河意识到,如果现在离开梦境,那他再次找沈九只得是过几日了。

而且,他可无法确保沈九会何时离开。

永远的离开。

“沈九…你发丝是怎么回事?”洛冰河捏着沈九的下巴,逼迫他看着自己,“还有那发白的眸色。”

洛冰河一般都不会直呼其名的。

那当初令洛冰河痴到疯狂,让他情不自禁还挖出一只的翠色眸子,不再翠色欲滴。

只剩浑浊,凄凉。

洛冰河此时恍悟,那傲骨和眸子,是沈九的象征。没有这两样,沈九不再是沈九,行尸走肉罢了。是洛冰河亲自毁掉了这人。

最终,洛冰河只不过是得到了那人的身躯而已。他其实已经死了。

精神上的死了。

“管你屁事。”沈九冷冷回应着,即使洛冰河已有所预料。

不久前的天魔血的折磨,还不足以让沈九长记性。

许是因用嗓过多,沈九现在说话略显费力:“畜生,这里马上就塌了。”

洛冰河不经勾起嘴角,一个漂亮的弧度,“师尊这是在担心我?”

“呵,你死不了,我可还想活。”

洛冰河自是听出了前一句中的话中话,于是直接忽略了后句。

沈九右腿后一空,整人险些落下去,洛冰河手疾眼快把人拉了回来,手劲不禁大了些。

这么不小心的吗…

“你再这么个不小心试试?”

洛冰河黑脸。

沈九不以为意,把自己的轻放在洛冰河手上,冰得透骨。“洛冰河,你不是想知道为什么吗?”

洛冰河愣住,他没想到沈九这一出。

沈九捉住时机,发力甩开洛冰河的手,侧身一退。

“因为啊…我活不下去了。”

是苦涩的。

洛冰河暗骂声沈九,准备再次抓住那人时,发现,抓不住了…

是的,抓不住了,沈九手似一瞬间透明,洛冰河直直穿过去。

“真是糟糕。”沈九嘀咕了句,不知是跟谁说的。那一瞬的透明,两人都是没预料的。

沈九的身影随着梦境正一点点消失。

洛冰河显然愣住,不禁有些失措,他动不了了。

是的,洛冰河,一个可掌管梦境的魔君,现在因沈九即自损而无法动弹。

一个天大的笑话。洛冰河自己也不信。

“沈九,你自损一个试试?我定废你手足,拔你舌头,把你关在地牢里,永远!”

沈九似没有听见般。

洛冰河最后一刻看见了沈九的笑,一个顽劣的笑,妄想远离尘嚣的笑。

“我等着。”

宁可自损元神离开梦境,也不愿意和自己待在一起…

洛冰河眼神暗淡了些,心里的怒火已燃不起来了。那些繁琐之事,他也不想管了。那人消失处残留些异味花香,洛冰河却闻到了凄凉的味道…

虽然凄凉没有味道。

洛冰河算是看清自己对沈九的感情了…说不出的苦涩和只得妄想的…

爱。

庸人总不禁自扰。

沈九觉得是时候自己该去了,那一瞬的透明足以证明。离开那人的视线,别碍了他眼,化为灰烬散在繁闹人间,或不留痕迹离开。他已经满足了,达成了自己的愿望。

沈九自从得了此症后,偏偏反着干。

不可以见光,无奈啊,他就是洛冰河的光。

不可以受打击,但沈九可不愿做那些玻璃心的夫人般。

忘记洛冰河,他做不到,沈九对洛冰河是爱恨交加的,若只恨不爱,那么,这就不算是一份爱了。

这爱是挺扭曲的,但含着两人各自的韵味。

沈九他不悔,也无想悔,知足常乐而已。

洛冰河说到底也不悔,只是还未彻底认清。

骨血皆散去,难为此心亦难逃。

是我以前弄的沙雕图x
今天也是快落的冰九女孩!www

是个正经的置顶∠( ᐛ 」∠)_

这里妮酱x

绑文 @渊辰玥槿

渣反是我白月光。

文画双修,但都很辣鸡√

只为爱产粮√

我是个正经人x

欢迎勾搭嘿嘿嘿w∠( ᐛ 」∠)_